14 十月

香港大卡风水局,克死港督,吓走特首,李嘉诚参战!

阅读量:233  

 香港绝命风水局,克死港督,吓走特首,李嘉诚参战…邪!

维多利亚港以其美丽、神秘、繁华而闻名于世,就在这片迷人的港岛上,曾发生过一次轰轰烈烈、长达20年的风水大战。

三方势力针锋相对,今天你拔钢刀,明日我架大炮,昨日你起高楼,明朝我奏琴谣,你方唱罢我登场,差点就要上公堂,真是好一出大戏!

今天所长就来扒一扒上世纪80年代的绝命风水局,香港风水大战!

首先,所长介绍一下交战三方,它们分别是

出自贝聿铭之手的中国银行大厦

诺曼·福斯特倾情打造的香港汇丰银行

李嘉诚参与设计的长江集团中心

接下来,所长介绍下“战场”,它就是有着“香港第一风水宝地”之称的香港中环。

香港岛的水从珠江奔腾而入,闯进维多利亚港,急流变缓水,在转弯处形成两个螺旋圈圈。

姐妹们,这两个圈圈是什么?是聚宝盆啊,这就是风水学上中的至上格局,九曲来水。



因此中环是香港大型商场经贸聚集地,Chanel、Cartier、Prada、Fendi…都来分一杯羹。

就在这块风水宝地中,却暗藏一块凶险之地,那就是被两股水流冲撞的最强三煞位



这块地一向鲜有人问津,有也都是低层建筑,无人敢跟这股煞气硬碰硬,不过风水界流传这样一句话

“要快发,斗三煞”

想挣钱吗?哪有煞气往哪冲!

于是出现了第一个敢与其正面交锋的建筑,那就是香港汇丰银行



已知汇丰银行大厦占地2万平,但汇丰却买下了5万平的地,为啥?

为了整活挡煞

汇丰接连使出三招,第一招,种树!

汇丰种了好大片茂密森林,目的就是用层层叠叠的树木阻挡煞气,这就是著名的皇后像广场的由来。

广场至今还摆放着汇丰银行总经理Thomas Jackson的雕像。


接下来是第二招,以毒攻毒,汇丰在银行门口摆了两只威猛大雄狮挡煞,它们就是Stephen和Stitt。

最后一招,避其锋芒。汇丰大厦的一楼是完全架空的连门都没有,只有从扶梯上楼后才是真正的汇丰银行大楼。

汇丰对这番排布相当满意,汇丰亚太区总裁王冬胜无比笃定地说

“香港所有高楼大厦中,风水第一的,就是汇丰总行大厦”

然而这份自信,随着中银大厦的开工动土化为乌有。

它由华人建筑师贝聿铭一手打造,当初批地时,英政府百般刁难,特意挑了一块又狭小又交通差的地方

(贝聿铭 1917/4/26-2019/5/16)

而贝聿铭迎难而上,愣是盖起了70层大厦,让中银成为了当时的亚洲第一高楼。

而很多港人认为中银大厦是一座不吉利的建筑,因为它宛如一把光影凶险的钢刀

这把钢刀有三面刀刃,寒光凛凛,令人不寒而栗。

香港著名风水先生宋苏昆说:“如果有一个屋角是指向你的,那么它就像指向你的一把刀。那会导致疾病或经济损失。”

这就导致当时一个奇特景观——中银大厦周围的各家各户,门窗阳台都挂面铜镜,将煞气挡回。

(风水八卦镜)

而中银的三面刀刃分别对着汇丰银行、港督府、驻港部队(英政府)。

中银钢刀开刃一年后,时任港督的尤德公爵就突发心脏病猝死,成为史上唯一在位时去世的港督。

(1924年6月19日-1986年12月5日)

继任港督卫奕信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大师化解。

大师看着中银的凛凛剑光,发挥了毕生绝学,缓缓说了两个字

“种树”

(李嘉诚和卫奕信)

于是乎,港督府面向中银大厦那一侧,种了大片柳树,对此大师说道

“柳树的形状柔和、圆润,对大楼刀一般的尖利角度起了缓冲作用。就这样,问题解决,皆大欢喜。”

然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,柳树种一棵死一棵,种两棵死一双。

看着死了一茬又一茬的柳树秧子,大师哑火了,卫奕信沉默了。

从此,连续两任港督在任期间都中小手术不断,直到97年香港回归,首任特首董建华入住。

董建华:谁爱住谁住,老子不去。

于是乎,董老师把把总督府改名为礼宾府,只用于接待来香港的政要。董老师本人则住在自己家中。

另一边,汇丰银行也没好到哪去。

1989年8月8日,贝聿铭精心挑选了这个堪称“20世纪最吉利的一天”宣布中银大厦竣工大吉。

1990年,汇丰银行业绩大幅倒退,在阿根廷狂亏2亿美元,股价也随之大跌。

这时,我们再来复习一下汇丰某总裁的狂言狂语

“香港所有高楼大厦中,风水第一的,就是汇丰总行大厦”

贝聿铭:呵呵。

看着高速飙绿的股价,汇丰人又岂能善罢甘休,于是乎他们请大师出山,经过一番排名布阵,他们在汇丰大厦天台赫然架起了四座大炮。

炮口正对着中银大厦,像这样

风水真奇妙,柳树挡不住的煞气愣是让炮给轰回去了。

此后,汇丰的业绩果然转亏为盈,然而中银又完犊子了,效益连连下滑、副行长被迫下台。

某年,台风席卷香港岛,把汇丰的炮给吹歪了,吹向了隔壁渣打银行

吓得渣打银行连夜发律师函,把汇丰银行告上法庭,直到汇丰派人把炮口掰直才算完事。

这边刀炮相见打得火热,偏有个搅局者也来加入了混战,那就是李嘉诚。

90年代的一个夜晚,港督会见李嘉诚。

港督:老李,听说你想在中环建个总部?

老李:喺啊!喺啊!

港督:不错,我这就批块风水宝地给你!

老李:太感谢您了!

港督:就中银和汇丰中间那块吧!

李嘉诚:?

一面三棱钢刀,一面炮筒成双,李嘉诚思索再三,找到了御用风水师陈帅佛。

在陈老师的排布下,李嘉诚最终选择四面环盾的方案,外部全部采用特种防弹玻璃,以四平八稳之势抵挡住了刀砍炮轰,如铜墙铁壁刀炮不入。

长江集团由建筑师César Pelli设计,他对这个欠缺美感的设计非常遗憾,说道:“李嘉诚相信风水,他认为形状四四方方的盒子形大厦可以抵挡中银的煞气,我设计的时候要考虑这一点。”

(西萨·佩罗 1926年10月12日-2019年7月20日)

而四个外凸的楼角全被”削平”,方形建筑最后变成了八角形,避免了和中银大厦的刀锋相见。



另外,长江中心283米的高度也由李嘉诚亲自订下,高过旁边的汇丰总行(179米),矮过另一旁的中银大厦(367米)。

这是因为风水学上有“宁让青龙高千丈,不让白虎抬头旺”的说法,而青龙和白虎分别代表建筑物的左右方,也就是中银和汇丰。

62层的楼高也深藏玄机,62的数字卦为易经泰卦,意为通畅、平安。

西北乾位立有五旗杆,加强老李的权力领导地位

就这样,李嘉诚和他的长江集团中心得以在这场刀炮之战中偏安一隅。

而周边其他建筑也频出奇招,翻开书页“空手接白刃”花旗银行

一身铜镜反弹所有伤害远东金融中心

钢铁铜柱宛如铁臂阿童木力宝集团大厦

至此,这场风水大战也随着各方建筑的排兵布阵告一段落,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,在不断地设计与反设计中获取了一个微妙的平衡,在这来往之间的碰撞中,体现的不只是香港的风水文化,更是中华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的睿智之光。